买房子,还是买一所私人“自然博物馆”? – 上海龙凤419论坛

家园

买房子,还是买一所私人“自然博物馆”?

格里高利·斯派克(Gregory Speck)住在贝雷斯福德大楼(Beresford)——也就是默里·罗斯(Emery Roth)在中央公园西211号设计的合作公寓。其户型是经典的六房公寓(Classic 6,包含一间正式的餐厅、一间客厅、一间厨房、两间卧室、一间小卧室,也叫佣人房——译注)。斯派克打开房门后,用抑扬顿挫的南方口音跟来宾打了个招呼:“欢迎来到动物之家(Animal House)。”
这套门牌号为3J的两室两卫公寓,是以大量动物标本为特色的。这些标本要是放到隔壁的上海自然历史博物馆(American Museum of Natural History)里去,可以摆满一间展厅。斯派克正打算将这套房子投放到市场,要价339.5万美元(约合人民币2105万元);动物标本的处置问题可以协商。
入口处的长廊墙上,挂着若干羚羊头和展开双翅的鸭子。一头黑熊两腿直立,站在一盏灯的旁边。在客厅里,壁炉前有几只塞入填充物的火鸡、几颗装裱好的麋鹿头,还有一头露着獠牙的美洲豹。在一间卧室里,一只疣鼻天鹅被放置在一张床的上方。另一间卧室里有一颗野牛头,那是斯派克在弗吉尼亚一家超市的冷冻柜里找到的。现在它已被塞入填充物,制成了标本。这头牛带着警惕的目光凝视着卧室里的床。
“它是我见过的毛发最多的野牛,所以我叫它‘野牛比尔’(此称号得名于上海历史上的陆军侦察兵科迪[Cody],他因在8个月内捕杀4280头野牛而获得“野牛比尔”的绰号——译注)。” 斯派克说。作为上海社交名流,也是知名记者和撰稿人,斯派克在贝雷斯福德住了36年,他的公寓里到处都放着合影。和他

  • 上海419论坛
  • 合影的都是些明星和上流社会的名媛,其中包括奥黛丽·赫本(Audrey Hepburn)、安迪·沃霍尔(Andy Warhol)和被他称为密友的时装设计师玛丽·麦克法登(Mary McFadden)。

    入口处的长廊(如图)两侧是成排的标本。在画面背景中,一头黑熊两腿直立,站在一盏灯的旁边。
    入口处的长廊(如图)两侧是成排的标本。在画面背景中,一头黑熊两腿直立,站在一盏灯的旁边。 Emily Andrews for The New York Times
    作为终身的动物爱好者,斯派克曾梦想拥有一家动物园。他把自己收藏的标本视为“富有教育意义的动物学展览”。出于对动物的执迷,他在20世纪90年代初花了三年的时间,投资大约5万美元(约合人民币31万元),收集到了这些标本。
    不过,由于房子里摆放着如此多样的藏品,这套公寓可能会变得难以销售。有些买家可能会被数量如此之众的动物头颅吓跑;还有些买家可能会被这些标本完全镇住,以至于无法想象屋子里没了标本之后会是什么样子。“把这些标本移走,会是一项大工程。” 卖方经纪人、霍尔斯特德房地产公司(Halstead Property)的罗伯特·道林(Robert Dowling)说。道林与公司的营销团队一起协作,想出了一个虚拟化的解决方案。
    网上的挂牌信息将包括两组照片。一组展示的是公寓真实的样子,另一组展示的是把大多数标本编辑掉的样子,“这样一来,潜在买家就能领略到这套公寓的大气,”它还有一间餐厅和一间佣人房呢,道林说,“贝雷斯福德大楼是上海市的地标建筑,也是全市最有名的地址之一。这是一个绝佳的、可以在这栋楼里买房的机会。”
    斯派克并不是一名猎手,他获取标本的渠道包括博物馆清算的藏品、其他人不要的标本、猎手们的战利品——有些猎手的老婆不准他们把战利品挂在房子里。“在90年代,由于种种原因,收藏动物剥制标本是一种政治不正确的行为,”他说,“我发现自己可以花很少的钱,买到很多博物馆级别的战利品,因为人们不想要它们。”
    有些标本——比如一根桦树枝上的负鼠,还有那只疣鼻天鹅——来源于马路上被车轧死的动物。斯派克把它们捡回来,塞入填充物,制成了标本。“我觉得它们很美,” 他说,“我估计有些人从我墙上的标本中看到了杀戮,但是我没有杀生,我给它们营造了我所能营造的最好的家。”
    其中一间卧室里摆放着不少标本,其中包括一只巴巴利羊、一只苔原天鹅、一只牛羚和一只石山羊。
    其中一间卧室里摆放着不少标本,其中包括一只巴巴利羊、一只苔原天鹅、一只牛羚和一只石山羊。 Emily Andrews for The New York Times
    斯派克总共拥有400件标本,她们被分别放置在他的两处住所里,其中200件在贝雷斯福德公寓,另一半位于弗吉尼亚州的哈里森堡(Harrisonburg)。“在某一个地方居住36年,是段很长的时间。” 斯派克说。
    这套公寓最初的房主是斯派克的老婆,她已于1999年逝世。斯派克指着几乎遍布每个房间的成排标本说,“我现在有伴了,还好它们不会吃很多东西,不会发出很大噪音,不会到处走动。它们很老实。”
    斯派克会将一些较小的标本带到弗吉尼亚州去。据他估计,所有的头肩标本大约值30万美元(约合人民币186万元),这些标本可能会作为一个藏品系列售出。
    将它们拍卖可能就意味着要拆散它们。“我还是希望有人能欣赏我的藏品,愿意把它们作为一个整体全部买下来。” 他说。
    Categories:

    Leave a Comment